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长征 > 狂妄的李毅们只是其次,社科的塌陷才让人忧

狂妄的李毅们只是其次,社科的塌陷才让人忧

/ 朱长征

 

前天听了一段《新京报》记者对风波人物李毅的采访录音,一个直接感觉是,这个“旅美社会学者”狂妄而傲娇,他对记者质疑其学历的提问毫无兴趣回应,而是滔滔不绝于自己颂扬党国的拳拳之心和创建国际社会学的宏伟使命。

 

在他嘴里,“民族复兴”、“伟大使命”、“爱国”、“正能量”这些词像拨浪鼓一样,一个接一个自动翻滚而出,到了口吐莲花、炉火纯青的地步。

 

 

可惜,他不久前从深圳湾传开的那曲颂歌,大家并不领情。他以为有了“爱国”这口金钟罩,就可以肆意发挥,消费在疫情中不幸离世的那些同胞,包括那些医护人员,将一个个人的生命视为冰冷的阿拉伯数字,甚至为了把美国比下去,这些数字还可以一笔勾销,化而为零。

 

他一再要求人们联系上下文,来评判他的演讲,但除了狡辩,整篇也看不出他有何人文关怀,离社会学者该有的表现也相距太远。

 

他指责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的《新京报》被“资本的力量”要挟,却没料到他自己的公众号背后露出了正真的资本——“北京中易网天技术有限公司”的马脚。

 

 

噢,原来他与金灿荣、司马南、四月网等都属同类,牵着同样一根贩卖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的主线绳。

 

这笔账,微信上已有很多声音发出,作了初步清算,今天我们不多展开,只说下李某的“学术”与学者身份。

 

 

学与术

 

关于李某的学历,《新京报》存有质疑,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这里引用李毅在九州出版社2015年6月出版的《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上作的自我介绍:

 

(中国)西北大学文学学士,美国密苏里大学(MU)社会学硕士,美国伊利诺伊大学(UIC)社会学博士。理论研究方向为唯物史观、世界体系论、社会发展大战略。方法论研究方向为定性社会学、历史社会学、比较社会学。学科研究方向为公共政策学、国际社会学、发展社会学、分层社会学。

 

《海外建言》这本书在当当上已被删除,在京东已经下柜。

 

这本书的第二作者陈蕾,就是把李毅另一本英文书翻译成中文的译者(The 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2005年由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出版),中文版叫《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2008年9月由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

 

看过这三本书(实际是两本)的目录,大概可以作出判断,它们的主体内容只有一个:就是罗列1949或1979年以来中国社会分层的历史,加上高考、户口和单位三大体制因素,或者再加一些大国兴衰、百年国耻之类的口水。

 

那么水平如何?从同行、学术圈的引用来看,记录很糟糕,几乎找不到;也没有学界人士的推荐、作序。

 

对那本中译本,当当网上有几条赞扬的跟评,理由是“全面详实、语言通俗”等,另有一人则评价说:

 

    满纸荒唐言,很扯蛋的一本书,最好不要浪费时间,很二逼的一个作者

 

是不是二B咱暂保留着,摘一段《海外建言》书里的内容让大家品咂品咂:

 

国力等于物质国力乘以精神国力,物质国力包括基本实体、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精神国力包括战略意图、国家意志。基本实体100分,包括人口数量50分、领土面积50分。经济实力200分,包括GDP100分、能源产量20分、非燃烧性矿物产量20分、工业生产能力20分,食品生产能力20分、外贸总额20分。军事实力200分,包括核武力100分和常规武力100分。

 

还是比较开眼界的。好在里面用的都是整数,小学生也能算。

 

知乎上有人也疑惑:母语是中文的人、讲的主题是中国社会,却跑到美国出英文版书,然后再翻译成中文,绕山绕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对,要么这玩意在国内无人问津,在海外镀层金转内销,或者里面干脆找不出学术成果因子。

 

我从上面的书摘判断,其水平大概相当于高校一般硕士生,还不是优秀硕士生。

 

为了防止误判,慎重起见,今天我专门请教了一位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资深教授。他的回答是这样的:

 

    李毅这个人,我们这个社会学圈里根本没人知道这个人!

 

闹了半天,他都没入圈。

 

不过,他也没只守着社会学这半亩地,他还有一堆有关国际局势、中美关系、台海问题的文章,大多在互联网上“出版”发行。

 

“武统台湾”的主张和行动,更是让他早年在圈外风光无限。

 

2019年4月李被台湾移民署押送强制离境

 

我们这样在意学术水平,李某可能在某个地方偷着笑。是呀,人家肩杠“中国教育部科研项目【2008】890号‘国际社会学的学科建设’课题负责人”这块大牌十多年都没觉得累,准备继续杠下去,你们怎么操那么多心?

 

噢,意不止于此。

 

 

名与利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中,李某表示,上个月到深圳是去共襄盛举,去庆祝深圳特区成立四十周年这件国家大事。他连串的话中无意间漏出个信息:他在国内海外都欠了些钱;这次深圳湾论坛的组织方也没给他开个出场费。

 

借着网上的视频,这次的论坛可是出了大名,但组织方一直抱着琵琶遮着脸没现身,直到中新社采访到他们,外界才知,请李毅上讲台只是因为他恰好身在深圳方便而已(实际参加西北大学校友会活动),另外,那只是30多人的沙龙,不是外界想的大FORUM。

 

所以,出场费只能抱歉了。

 

令我们好奇的是,如此学术水平、骄横表现、微信上出口成脏、对自己漠视生命言词毫无思过能力的人,除了会议论坛,在国内高校、智库界竟然也混得有些模样。

 

尽管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于11月23日发了声明:否认李毅是人大重阳研究人员,但李毅随后在微博上贴出的在职证明显示,他在那里当过三年多的研究员,从2014年6月16日到2017年8月15日。

 

这一事实至今无人否定。

 

 

 

他更多的足迹是在高校、社科研究机构。知乎的这条信息列举得很详细,可能是李本人或其身边人日常记录整理。我们不再对那些院校等一一重复。

 

李毅是什么人,他的自我描绘可信吗?- 知乎 (zhihu.com)

 

 

 

以上这个图只是截取了2017年的一小段记录。俨然一个学术大咖,行走四方,纵论全球。

 

而且真有心,把搬家、到湖南益阳、郴州等中小城市都一一记载。

 

有的记录你也别太当真,比如在清华大学某个小型活动上做个陪座的嘉宾,他就可以写成在清华大学的(专题)演讲。

 

他会讲些什么内容?看一则他2017年2月在上海社科联的高论:

 

“只要每年转移4000万,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就可以从目前破七回到每年10%以上,就可以真正实现大众创新、万众创业。”

 

公号“晓看”还提到,李某还曾冒充中央某办副主任、某国家级研究机构副会长等职,而且奇怪的是,至今这一行为没有受到制止。

 

 

补充一位留美人员提供的信息(来自知乎):

 

海外有个华人学生的bbs叫mitbbs。有段时间,大约是2010年前后,李毅正处于无业状态流浪在芝加哥,估计是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挂在depaul university下面。天天跟人在mit上斗嘴,人家要是指出他的错误,他一眼不和就破口大骂,那种生殖器类的大骂。而且还跟人约架。我当时工作的地方跟depaul隔街对望。那时候年轻无聊,还真的想去见见这个跟人约架的老头。

另外,这位旅美社会学家的作品大部分都发布在“互联网”。说实话,这个不能算学术成绩。你要这么算的话,周小平那是要评院士的。

 

再补充一下他在领英上的记录

 

 

 

请注意,工作经历中,他于2018年2月以后居于大纽约地区,looling for work in education and research ——

 

  他在寻找教育或研究机构的工作!

 

这位大苹果地区的美漂,他的行程表却清楚显示他把中国内地当作宣讲(生意)的主战场,从高校、媒体到研究机构。

 

为何这么都社科、学术、智库机构都失去了鉴别能力?非也。有些机构本来就不想有或不希望它们有鉴别能力,听一种指挥就行;在社科的学术花园里,只被允许栽种一类花草,其它只能枯萎凋零;智者声音削减或被禁,魑魅魍魉现影。

 

而那一端,李毅们也知道你们要哪碟子菜,那些+能量的词在嘴里早已准备得滚瓜烂熟,只等你下单付账。

 

君不见,前有“纵做鬼,也幸福”的泣鬼神诗人,今又有“中国人月入2000人民币比美国佬月入3000美元幸福"的大教授;有”和美国打交道所谓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的国际关系大家;有“中国不怕跟美国打仗,死十亿我们还是世界人口第二”的教师;还有“千枚核弹对美”、“把美国逼回农业国去”的报纸主编……

 

后面还会如何延续,真无法预测。

 

我只能说,李毅们的狂妄和四处胡喷,恰恰似中国社科塌陷的断裂之音。*

 

本文发布于公号【思想也是市场】(alexchu789)



推荐 4